关键交易

投资银行通常会靠著先前交易的清单来做为他们能力的证据。 我们认为这样的清单是有帮助的,但投资银行真正的价值在于其非典型、难以完成的成功的清单。
 
以下是我们的一些关键交易:

 

…在欧债危机期间(2010-2012),我们的其中一位银行家为一位西班牙的制造业客户重整了超过5千万元的债务。 该银行家重整了28个短期的一般义务债券,并与一间伦敦的基金和一间纽约贷方的循环应收帐款机构一起将其整合成复数年的统包债务。

 

…我们其中一位银行家曾是一间在纽约证交所有4亿美金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国际矿业公司的独家顾问。 我们的银行家维持了两笔二次股票发行、一笔债券发行以及一笔可转换公司债发行的委托案,并让客户达到了30亿美元的市值。

.

 

…我们其中一位银行家曾代表美国政府(监狱局与美国法警局)处理剥离区域性的废弃物以及有实质造成棕土(环境上的)问题的回收事业。 我们的银行家能够以现金为基础并以缩短的营利能力支付计画(earn out)来将公司卖给行业知名的买家。 买家也承担所有的遗留责任,包括了修复财产的责任。

 

…我们的其中一位银行家代表一家知名的媒体研究公司处理买方交易、从同时的机构投资中获得资金。 就在成交之前,媒体公司的市场发生了显著的紧缩,导致该机构投资人撤销交易。 尽管市场状况是如此,我们的银行家还是能够找到替代的机构投资人,并在交易终止前将购买成交。

 

 

…我们的其中一位银行家代表一间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有营运的行业领导的国际能源物流公司。 此客户要求至少1亿美元的债务融资,但其大型投行顾问说他们只能够筹募7千万美元。 我们的银行家承担起委托案并以更好的条件完成了1亿2千万美元的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