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交易

投资银行通常会靠著先前完成交易的清单来做为他们能力的证据。 我们认为这样的清单是有帮助的,但投资银行真正的价值在于其非典型、难以完成的成功的清单。
 
以下是我们的一些关键交易:

 

…在欧债危机期间(2010-2012),我们的其中一位银行家为一位西班牙的制造业客户重整了超过5千万元的债务。 该银行
家重整了28个短期的一般义务债券,并与一间伦敦的基金和一间纽约贷方的循环应收帐款机构一起将其整合成复数年的
统包债务。

 

…我们其中一位银行家是一家区域性家庭医疗保健服务提供商的专属顾问,该公司试图以远超过行业标准数倍的价值来
出售自己。 我们的银行家承接了委托案,并确定了交易目标与制定了收购计划,使得私募股权基金和客户各自都实现了
目标。

.

 

…我们其中一位银行家曾代表美国政府(监狱局与美国法警局)处理剥离区域性的废弃物以及有实质造成棕土(环境上的)问
题的回收事业。 我们的银行家能够以现金将公司出售给业内知名的买家,并缩短了盈利能力支付计划(earn out)。 买
家也承担所有的遗留责任,包括了修复财产的责任。

 

…我们的其中一位银行家代表一家知名的媒体研究公司处理买方交易、从同时的机构投资中获得资金。 就在成交之前,
媒体公司的市场发生了显著的紧缩,导致该机构投资人撤销交易。 尽管市场状况是如此,我们的银行家还是能够找到替
代的机构投资人,并在交易终止前将购买成交。

 

 

…我们的其中一位银行家代表一间研究阿尔茨海默氏症的世界知名基金会。 该基金会资助的研究公司陷入了反向并购,
成为了公开的空壳交易。 该基金会及其律师事务所请我们的银行家重组并购案,重新平衡股票分配并从无数空壳顾问、
保荐人和承销商取回对公司的控制权。 此并购案与后续的募集资金都有按照我们银行家的计画而进行。